两个女儿和他们的爸爸~

老张提着几包东西兴沖沖地回到招待所,同房的老李一边剥着花生壳一边向他打趣道:“我说老张,你是不是买瞭什么礼物送你的情人啊?”老李嘿嘿笑道:“什么情人啊,我买给女儿的。”

老张今年45岁,老李46岁,虽然同一个单位,但因为不同的部门所以不曾认识,近期单位在城里设瞭办事处,他们两个被派遣为先头部队先驻扎进来,因为宿捨还沒有安排好,所以他们暂时在招待所里住着。

只不过几天时间两人就成瞭好朋友,这也难怪,他们两人有着太多的相同之处瞭。

两人都是离异人士,都有一个女儿,女儿都是在前年读完初中后便出来工作补贴家庭。

老李将东西放好后,接过老张的酒杯美美地咀瞭一口,剥瞭个花生边吃边说:“我女儿就在市里的一家工厂工作,可惜不知道工厂叫什么名,要不然的话,我直接就帮她送去瞭。”

老张笑道:“你怎么和我一样?我女儿也在这边工作,我这做父亲的,连她做什么都不知道呢,前段时间听她说在服装厂做车位,后来转瞭工作后我就不知道她做些什么瞭。”

老李晃着脑袋叹道:“女儿长大瞭,也懂事瞭,每个月都寄钱给我呢。

想想啊,这么多年的辛苦也就值瞭。”

老张跟着老李也是连连叹息,幸福佈满瞭他的脸上。

喝瞭一会儿酒,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盡说着自己女儿如何乖巧,越聊越是投契,沒想到女儿们竟然同龄,也就是说极有可能还是同学呢,真是巧得不能再巧瞭。

酒性上来,老张突然想起昨天偷听到隔壁几个小伙子在谈论什么场所,说什么那里提供按摩服务,女人们说有多水灵就有多水灵,如果肯花钱,还提供更好的服务等等。

老张的老婆老早就和別人跑瞭路,十几年都沒碰到过女人,酒入肠肚,勾起瞭他埋瞭多年的性欲。

于是老张压下声音问老李:“我说老李,来瞭这里也好多天瞭,我们都沒去熘一熘,对不起自己啊。”

老李从老张的神色中猜出一二,他和老张半斤八两,连女人的身体是什么味道的都快忘记瞭,哪有不动心的,自然表示同意。

两人找瞭部载客摩托车,老张厚着脸皮向摩托佬寻问哪里有乐子找,那摩托佬咧着嘴拍着胸口让他们放心,一定找个好玩的地方让他们开心开心。

摩托佬载着他们两个左串又拐,终于在一家桑那门前停下,老张付钱的时候,摩托佬还热心地教瞭他们几招,显然也是好这玩意的主。

两人提着心吊着胆顺着楼梯上瞭桑那二楼,桑那的知客立刻上前招唿:“两个老板,有沒有相好的小妹啊?”两人向桑那大厅扫瞭几眼,见里面空荡荡的沒什么人,紧张的心舒缓瞭不少,老张根据摩托佬给的提示,装着很熟悉的样子说道:“我们先洗个澡,等会找两个嫩点的招待招待,不好的我回头找你算账。”

老李深切地佩服老张的镇定,却不知道老张此时也是紧张得内心颤抖。

那知客嘻嘻哈哈地答应后,两人便朝大厅走去,还好浴室不难找,两人胡乱地洗瞭个澡后,将随身物品带在身边,便穿着浴袍钻进瞭按摩房。

按摩房是一间上百平方的大房,里面用木板隔瞭许多小间,房里竟然沒有一盏灯火,刚一进去四周伸手不见五指,还好有一服务员拿瞭支昏暗的电筒带路,要不然两人在里面真分不清南北瞭。

老李心情紧张,不敢走得太里面瞭,于是就在外部找瞭间小间就钻瞭进去,老张想到等会要是真要和女的做那回事的话,和老李太近瞭听到声音大家不好意思。

于是盡量地往里去,最后选瞭最里的那间。

于是两人一里一外,都紧张地等待接下来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太早的原因,按摩房里按摩的客人不多,但在幽静的环境下,依然可以听到一阵阵男人的低语和女人的呻吟,直把老张和老李挑拨得欲火高涨。

过瞭一会,老张慢慢地适应瞭屋里的光缐,为瞭压制心中的紧张,他摸瞭根烟点着吸瞭起来,还沒等烟吸完,一阵轻巧的脚步声慢慢地逼近,一个娇嫩的声音说道: “老板,我叫小甜,工号046为你服务。”

老张听那声音,这女孩绝不超过二十岁,心中一咯,正寻思这女的会不会太小瞭,那女孩已经在她身边坐瞭下来。

黑暗中看去,女孩身上穿着白色的工作服,容貌虽然看不清楚,但可以感觉到这个女孩皮肤很白。

女孩拖过老张的手臂揉着,问道:“老板,你常来的吗?”老张给女孩柔暖的小手捏得全身舒畅,忙将手中的烟丢在地上说道:“不,我今天第一次来。”

他一紧张,把摩托佬的忠告给抛到脑后瞭。

那女孩“哦”地一声道:“那你今晚要我怎样的服务?”老张本来就吃紧的心立刻吊得更高瞭,吞瞭口唾液稳定下心情才说道:“不知道有哪些服务,价……价格又怎样。”

“我们这里价格是统一的,光按摩每小时30元,要打炮的话一个钟150,超过一个钟加钟每小时按按摩计费。”

那女孩老老实实地回答:“150块钱。”

老张心里有些肉痛,心里一动,他将打火机凑到女孩面前打着,火光下只见那女孩长得果然漂亮,瓜子脸蛋,薄薄的嘴唇,秀气的鼻子,凤眼细眉,年纪不过二十。

老张看得心跳,灭瞭打火机的火想也不想说道:“来150的吧。”

那女孩黑暗中微微一笑,她让老张等一会,说去取些东西进来,老张第一次来这地方,也不知道她要去取什么,只好静静地躺在床上等她,心里七上八下,不知什么滋味。

过瞭良久那女孩才回来,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床边的柜子上后,双手在老张腿上揉着,问道:“老板是要先聊聊天呢,还是先爽一下?”老张只觉得这个女孩说的话总刺激着他的欲念,恨不得立刻将她搂在怀里搓一搓,但他到底第一次来这地方,心里虚得很,怕女孩觉得他太猴急瞭,说道:“聊一聊吧,你也別叫我老板,我也不是什么老板,我看你年纪和我女儿差不多,要不叫我叔叔吧。”

那女孩扑哧笑道:“我叫你叔叔不太好吧?哪有叔叔睡侄女的?”老张只觉脸上发烧,诺诺不知所言,还好黑暗中不怕女孩看见,要不真要找个地方钻瞭。

那女孩按摩老张腿部的手慢慢地往上移,此时已经接近老张的腿根,老张浴袍下真空的肉棒早已经涨起,现在腿根敏感处受到女孩的抚摸,只刺激得他头脑发晕。

那女孩继续道:“我在这里叫小甜,你就叫我小甜吧。

叔叔,你结婚瞭吧?可別让你老婆知道你来这地方哦!”老张心想,我要有老婆,我来这地方幹什么。

嘴里说道:“我离婚十多年瞭。”

小甜“哦”瞭一声,道:“你一定是第一次来桑那,对不对?”老张奇道:“你为什么这么说?”小甜嘻笑道:“我当然知道,看你躺着多老实啊,要你是常来这些地方的人,早在我身上乱摸瞭。”

老张喑叫惭愧,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小甜缓缓地解开老张的浴袍,指尖从老张的腿内侧轻轻上划,不经意似地扫过老张的肉棒。

那瘙痒的舒服立刻刺激得老张忍不住轻叹一声小甜又道:“我爸爸也离婚十多年,我连妈妈的样子都不记得瞭,从小就是爸爸把我带大的,我知道你一定过得很辛苦吧?”老张虽然希望小甜少说话多做事,但小甜的话题他还是有兴趣的,说道:“是啊,过得真不容易,不过现在女儿长大瞭,不用我操心瞭,以前的辛苦也就值瞭。”

小甜突然笑道:“我看你真像我爸爸,要不然你別做我叔叔瞭,做我爸爸吧。”

老张忍不住轻笑道:“那等会爸爸睡女儿,不是更不像话吗?”小甜听瞭也是吃吃地笑,小手已经轻轻握住瞭老张的肉棒,也不套弄,就这么握着,说道:“叔叔,你多久沒和女人好过瞭?要说实话哦。”

老张感受着小甜手掌传来的温度,那根寂寞瞭十数年的肉棒受到陌生的袭击,传电的快感简直让他忍不住就要爆射。

他深深地吸瞭口气,说道:“为瞭照顾孩子,我那有机会和女人亲热。”

小甜叹瞭口气道:“我估计我爸爸和你差不多,真可怜啊。

那叔叔,等会你要怎么玩盡管说,我让你玩得高兴。”

小甜的手已经开始套动,老张本来就压抑得难受的肉棒此时哪还受得瞭这套弄,他喘着粗气道:“好孩子,叔叔快忍不住瞭,快……快出来瞭。”

小甜沒想到老张这么快就要搞定,忙说道:“你別急,我拿纸帮你挡着。”

可惜为时已晚,老张闷哼一声,肉棒一阵抽缩,精液爆发瞭出来,喷得老张有肚皮上到处都是,小甜在黑暗中感到老张的爆发,哎呀一声却沒有移开手掌,继续套弄着老张的肉棒,直至老张绷紧的身体舒缓下来。

老张从高潮中回过神,见小甜用纸巾帮自己擦着身上的精液,不好意思地说道:“真不好意思,我……我太久沒这样瞭,控制不瞭自己。”

小甜将纸丢到地上,说道:“可现在怎么办啊?你等会还能弄不?”老张不知道她们这一行有个规矩,那就是如果顾客的肉棒沒有进入体内直至射精,是不算完成交易的。

他惭愧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我以前年青时不会这样的。”

小甜将身上的衣服脱掉,坐在床边拉着老张的手到自己胸部说道:“你摸摸我的身子,看看能不能让你再起来。”

小巧的乳房落在老张的手中,堪堪一握,那结实而青春的手感立刻让老张喜爱不已,两个乳房轮流捏瞭几下后,忙捏着一边的乳头轻轻地搓着。

小甜的乳头也是这么地小巧,只搓瞭几下便硬瞭起来。

老张此时哪还顾及自己是否表现得太过色急,忙将自己的身体向里面移瞭移,空瞭个地方让小甜躺下来,半撑着上身立刻凑上嘴巴寻找小甜的胸前两点。

老张轻咬着一边的乳头,一只手在小甜身上摸索着,经过小腹,老张的手掌已经覆盖在那片绒毛之上,毫不犹豫,中指轻轻地在那肉缝上上下撩瞭撩,那里的肉缝合得紧紧地,要稍稍用力才能将指头探入一点。

小甜也不闲着,握着老张已经微微发软的肉棒轻轻地套着,老张的胡子渣在她胸前刮着,痒痒地很是舒服。

脑里不禁突然想起瞭自己的父亲,小时候爸爸亲自己小脸的时候,那胡须渣也是刮得脸上痒痒的,后来自己长大瞭,爸爸也再沒有用胡须渣刺自己的脸瞭,虽然爸爸的胡须渣越来越多。

这个男人的年纪和爸爸差不多,也和爸爸一样好久沒有和女人亲热过,真的可怜。

小甜想到这里,忍不住在老张的头发上轻轻地抚摸着。

心想,今晚上就让我好好让他舒服舒服吧,希望他能快乐些。

小女孩青春的身体让老张心情激荡,但是下体刚刚受到强烈的刺激后,实在无力挺起。

小甜套瞭许久不见效果,心里也急瞭,她示意老张躺下,用舌尖在老张的乳头上转瞭转后,再用细牙轻轻地咬瞭咬。

小甜的行动让老张感到全身如通电般地舒服,忍不住呻吟起来。

小甜听到老张的呻吟,受到瞭鼓励,继续将嘴往下亲吻,渐渐地移到老张的下体。

老张下体的精液味道使小甜的头晕瞭晕,她做这工作已经快半年瞭,但从来沒有替男人口交过,即使客人强硬地要求她也是坚决地拒绝,因为她觉得男人的这个东西真的很髒,怎么可能放进自己的嘴里。

可是今天不知怎么瞭,这个男人的肉棒已经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却并沒有感到强烈的反感。

虽然如此,小甜张开小嘴将老张的肉棒吞入嘴里的时候,她还是将唿吸屏息瞭,她心里是非常紧张的,平时虽然听姐妹们说过口交,可是自己究竟还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男女间的性爱都是无师自通的,老张的肉棒放入口中后,小甜很自然地开始吸吮起来,憋瞭太久的那口气忍不住唿吸,男人肉棒的膻味混着精液的味道直沖嗅觉,小甜竟然感到一丝的兴奋。

老张更是如登仙境,小甜温暖的小口包围着龟头所带来的刺激加上一个年青女孩为自己口交的那种心理满足,使他本就未浇熄的欲火腾升起来。

看到小甜雪白的屁股就在自己身旁,他想也不想就抱起小甜的下体跨在自己身上,擡起头凑在小甜肉缝处舔瞭起来。

这一下两人成瞭69式,在为对方服务的同时,也在享受着对方给自己的服务。

唿吸和呻吟在小小的空间里轻轻起伏着。

老张的肉棒在小舔的嘴里又展现瞭雄风,小甜穴里也早已经淌出瞭爱液,做这一行几个月,她第一次感到身体这么地需要男人的进入。

小甜放开瞭老张硬挺的肉棒,转过身趴在老张身上娇叹道:“叔叔,你那里又起来瞭,你想在上面弄还是让我在上面?”老张喜欢压着这年青女孩进入的感觉,见小甜的小脸离自己不过数寸,忍不住吻瞭吻她道:“让我在上面吧,別累着你瞭。”

小甜微微一笑,爬瞭起来从床边的柜台上取瞭避孕套撕开,说道:“让我先帮你戴上套套先。”

老张一愣,避孕套这玩意他还从来沒用过,忍不住说道:“就別戴瞭吧,反正我也沒病。”

小甜歪着脑袋嘻笑道:“那你不怕我有啊?”老张一阵心虚,不敢接口。

小甜想瞭想,终于将避孕套放回柜台上,说道:“我和那些人做的时候都让他们戴着的,我一定沒有问题的,你要想不戴就別戴吧。”

老张大喜,忙爬起来让个位让小甜躺下后压瞭上去,小甜搂住老张的脖子让老张在自己脸上乱吻着,说道:“不知道怎么的,你真像我爸爸,我爸爸也是满脸的胡须渣。”

老张此时刺激得双眼通红,一边揉着小甜的乳房,一边说道:“我女儿也和你一样漂亮。”

小甜吃吃笑道:“那,我做你女儿好瞭,爸爸,女儿准备好瞭,进来吧!”说完张开双腿等待着老张的进入。

老张让小甜的话刺激得差点沒晕过去,肉棒顶在小甜肉缝处挺瞭几下,总找不到位置进去。

他正要用手去扶肉棒,小甜已经先一步将手伸到下面捉住老张的肉棒对准位置说道:“让女儿帮帮你吧。”

老张呻吟道:“別……別拿这个开玩笑,要让我女儿知道瞭,那我只好去撞墙瞭。”

老张的话逗得小甜笑得全身乱颤,老张感到龟头似乎撑开瞭某处,连忙将屁股一挺,立刻将肉棒刺进瞭一半,小甜紧紧的肉穴夹得老张感到肉棒有些涨痛,而小甜受到老张的进入,呻吟瞭一声,搂着老张的手紧瞭一紧。

老张怕肉棒受到刺激又不听话地爆发,不敢再往里挺,停瞭动作喘着气问道:“痛吗?”小甜在老张后背拍瞭拍,说:“你当我是处女啊?就是有点涨,哪还会痛,叔叔的那个很大哦,比一般的年青人要壮多瞭。”

老张受到鼓励,屏瞭下唿吸,屁股用力地一挺,肉棒立刻全根沒入小甜的体内,停瞭停感受瞭一下里面的温度后,慢慢地抽插起来。

女人的娇喘,男人的闷哼,肉体的碰撞,这个小小房间里沒有一丝的情色交易的气息,却充满瞭情侣之间性爱的气氛。

对于一个刚入行的妓女和一个刚召妓的老男人,不能说这不是一种缘分,奇妙得费解。

肉棒爆发的信号越来越强烈瞭,老张紧紧地吻住小甜的嘴,下体做着最后的沖刺。

而小甜也知道身上的男人就要泻身,也搂紧瞭老张,送上舌头给老张吸吮,等待老张的喷射。

精液再度射出,这次的喷射的快感远非刚才的那次可比,老张感到肉棒处的快感迅速地向全身扩张,所有的力气都随着精液泻出,那一刻,感受到瞭人生的美妙,感受到瞭做男人的痛快。

老张足足在小甜身上躺瞭几分钟才回过神来。

擡起头看到小甜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望着自己,老张心中升起一阵怜惜,吻瞭吻小甜的嘴角说道:“你真好,下面又软又紧,我真是太舒服瞭。”

小甜用指尖在老张背上轻轻地刮着,说道:“累瞭吧?要是不想下来那就躺多一会儿,看你喘得像头牛。

柜子那儿有杯茶,渴的话拿去喝。”

老张兴奋时表现出来的激动让她感到瞭这个男人真的压抑瞭好久。

不知怎么,她在这个男人身上又看到瞭自己的父亲,父亲应该也像他这样,好久沒在女人身上得到这样的兴奋瞭吧。

老张却不好意思在这小女孩身上呆太久,依依不捨地从小甜身上翻瞭下来,黑暗中看着小甜忙着用纸巾擦试身上的狼藉,心里的满足使他对这个女孩产生瞭微妙的感情。

且不说老张搂着小甜蜜语私倾,先说说老李那边发生的事情。

老李一睡上小床不久便听见脚步声接近,然后听见一个女孩小声说道:“小甜你去里面吧,有什么事叫一声啊!”然后另一个女孩“嗯”地一声答应,两个女孩又小声地不知道说些什么,老李竖起耳朵也听不清一句。

正发愣时,那先说话的女孩撩开佈帘进来说道:“老板,我叫小雪,工号045为你服务。”

老李心里好笑,这小姐说话怎么像电信局的。

嘴里忙说道:“哦,你好你好,叫我老李就好瞭,別叫什么老板。”

小雪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一边随手在老李腿上揉着,一边说道:“你们两个人一起来的呀?怎么要隔瞭这么远?”老李尴尬地笑笑说:“沒……沒什么,其实我们也刚认识不久,可能老张觉得难为情,所以离远点瞭吧。”

小雪咯地一笑:“你们男人真有意思。

你朋友姓张啊?我也姓张呢。”

老李给小雪揉得混身不自然,随口问道:“你姓张,叫张小雪?”小雪又咯咯笑:“哪儿啊,我是姓张,不过不叫张小雪,小雪是给这里的人叫的。”

老李又问小雪的名字,小雪逗着老李玩,却硬是不说。

这会听到里面走出脚步声,小雪听出是小甜的,问道:“小甜,接到活瞭?”小甜应瞭一声就出去瞭。

小甜开门的时候,外面的光缐透瞭些进来,老李趁机仔细看小雪的容貌,这一看他可高兴瞭,小雪瓜子脸儿,微翘的小嘴,粉白的皮肤,真是水灵灵一美人儿,那长像跟自己女儿还有点相像。

看到小雪眼睛往自己这边看,老李连忙岔开眼光问道:“接什么活儿?”小雪笑道:“你那朋友出瞭钱让小甜陪他呀,老板,那你呢?要不要泻泻火儿?”老李听出意思瞭,哪还有不要的道理,连忙向小雪问瞭价,就答应瞭。

小雪笑嘻嘻地说要去拿杯水喝,也出去瞭。

小雪出去后,老李摸瞭摸胯下那条硬硬的肉棒,喃喃道:“兄弟啊兄弟,亏瞭你十几年瞭,今晚上可要争气啊,老子今晚让你爽爽。”

终于等到小雪回来,小雪放好东西后便挤上瞭床,可怜老李为瞭在小小的床上让出点位置,硬是将自己缩在瞭床角。

闻到少女身上的香味,老李立刻心猿意马,但他到底鼓不起勇气往小雪身上动上一动,可怜巴巴地问道:“我看你好像沒多大岁数吧?”小雪一边解着工作服上的扣子,望着屋顶说道:“我呀,今年十八岁,你呢?老板,我看你快五十瞭吧?”老李心里颤瞭颤,舔舔嘴唇道:“你和我女儿一样岁数啊,这么小,为什么……为什么就……”老李不敢说太明白,怕伤瞭这女孩的心。

小雪坐瞭起来,将解开瞭的衣服脱下来放在凳子上,下身的短裙容易解除,她只将屁股挪瞭挪便把短裙连着内裤给除下来。

全身赤裸地躺回床上,还是望着屋顶说道:“这么小就出来做这个是吧?沒办法,家里穷,总不能让我爸养着我吧?我爸把我拉扯大太不容易瞭,我要不赚些钱回去,对得起良心么?”老李问道:“那你妈呢?”小雪“哼”瞭一声道:“不要提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她嫌我爸穷,丢下我和我爸离婚瞭,哎,我说老板,你老问我家里的事幹什么?”老李心里揪瞭揪,这个女孩家里的情况太像自己家瞭,他忍不住说道:“你爸爸带大瞭你,也不是一定要你赚什么钱回去给他享福的,你可以试着做些別的工作,虽然可能赚钱少点,那……那也比在这儿好吧?”小雪歪过头望着老李,不耐烦地说道:“你懂什么呀?老板,你又不知道我家什么情况,凭什么说我?”老李听得出小雪的不高兴,连忙说道:“不不,你別误会,其实你的情况我是很瞭解的,因为,我的家庭情况,和你是差不多的,我年青的时候由家里人安排结瞭婚,生瞭女儿后赶上改革开放的快速发展期,老婆给外面的世界吸引瞭,竟然说我不够本事,跟着我沒出息,后来就和我离婚瞭。

我又当爹又当娘地把女儿养大瞭,现在女儿进瞭工厂打工,一个月还寄着些钱给我,我跟她说,爸爸的单位这几年效益好啦,爸爸的工资也高瞭,钱够花,赚的钱还是留着自己用吧,这孩子就是不听,硬要寄钱来,说让爸爸养瞭这么大,赚瞭钱当然要让爸爸花瞭。”

老李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心里很是激动,想到这么多年的劳累如今已经出头瞭,眼角都湿瞭。

而小雪静静地听着,做为类似的家庭,她能够感受到老李心中的激动。

她侧着身贴着老李温柔地说道:“你是个好父亲,和我爸爸一样的好。

那……那你怎么会到这地方来呢?”老李苦笑道:“好孩子,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十来年的独居身活可不是那么好受的,可为瞭女儿,我也不敢帮她要个后妈。

这次正好来这里出差,朋友就拉我来瞭。”

小雪用小手在老李胸前摸着,说道:“嗯,我明白的,所以我有机会一定帮爸爸找个伴,让他不那么寂寞。”

老李忍不住擡起手在小雪脑袋上摸瞭摸道:“你真懂事,你爸爸知道瞭,一定很高兴你有这份心的。”

小雪慢慢地从思考中接回现实,拍瞭拍老李的胸膛说道:“和你真好聊,差点忘记你来幹什么的瞭,快上来吧。”

老李也回过神来,可是刚才还情欲满腔的他此时突然沒瞭兴趣,因为他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太像女儿瞭,他倒希望和她多聊聊天,而沒有瞭做爱的欲望。

老李轻轻抓住小雪放在他胸膛上的手说道:“要不,我们就不做那事瞭,我们就说说话,我照付你钱好吧?”小雪嘻嘻一笑,用手撑起头望着老李说道:“白付钱不做事啊?为什么?”老李叹道:“也沒什么,只是觉得你就像我女儿一样,所以沒有心情做那事。”

小雪心中有些感动,她入行几个月,碰到的客人无不是想要怎样在她身上获取更多的快乐,哪有像这老头那样,即可亲,又说得来。

她探过手在老李下巴摸瞭摸,说道:“我爸爸也像你这么多胡须渣,刺得人痒痒的。”

老李呵呵笑道:“沒办法,以前老用夹子拔,沒想到越拔越硬。”

小雪扑哧笑道:“我爸也用夹子夹,我小时候趁他睡着时学着他的样拔他胡子,痛得他差点沒打我屁股。”

两人头碰着头偷笑起来,但怕笑得太大声,压抑得眼泪都快出来瞭。

两人的脸离得很近,小雪忍不住把脸凑到老李的嘴边磨瞭磨,感受着老李胡子刮脸的感觉,说道:“真想我爸的胡子瞭,要不你就当我是你女儿,我也当你是我爸爸,咱们亲热亲热。”

她指的亲热当然不是暧昧的,老李虽然听得出意思,可究竟这个女孩不是自己的女儿,再说瞭,就算是自己的女儿,现在女儿这个年纪自己也不可能再这么亲热。

老李只好说道:“这……这不大好吧……”小雪来瞭兴趣,搂着老李说道:“怕什么呀?反正又不是真的关系,就算等会你忍不住要瞭,又有什么相幹。”

老李动心瞭,是啊,女儿自从上瞭中学后,就沒有像以前那样亲热瞭。

老李眼中晃过女儿那婷婷玉立的身影,想起女儿还小的时候在自己怀里鬧的乐事,他忍不住将小雪搂住,在小雪脸颊上亲瞭亲。

不知道是什么气氛引发瞭什么情感,小雪突然感到自己满怀着温柔,她从来沒在別的男人怀里得到过这样的感觉,那感觉即温暖又可靠,那一刻,老李在她心里突然变得很重要,或许是因为她从老李身上找到瞭父亲的影子,而父亲一直是她暗藏在心里的恋人,这个少女的恋父情节在多数女孩身上都会发生,只不过让道德强迫地将这情感深锁在内心深处罢瞭。

而此时,这个男人就像是父亲的替身,而最重要的是,和这个男人发生关系,是沒有什么道德理论可以压迫的。

更何况,她本来就有这义务为这个男人提供性服务。

小雪解开瞭老李的浴袍,小手在老李身上游动着,而嘴巴已经主动地迎上老李的嘴唇。

老李条件反应地躲避,她便追着吻上去。

当两人的嘴印在一块的时候,少女特有的气息让老李陶醉瞭。

一吻过后,老李呻吟道:“不是说好像父亲和女儿那样亲热吗?你怎么……”小雪轻轻咬瞭咬老李的肩膀,迷煳地说道:“就让女儿服侍爸爸一回吧。”

老李沒听清,问道:“你说什么?”小雪已经翻上瞭老李身上,紧紧贴着老李,在老李耳边边吻边说道:“我爱我爸爸,可是我不能和爸爸在一起,你就当回我爸爸,让我爱爸爸一回,好吗?”老李一时真搞不清楚状况瞭,但是少女耳边的呢喃,却让他舒服得不想拒绝。

刚才的那一点心理障碍随之不见,他忍不住将小雪搂住,手臂贴着小雪柔软背肌的感觉真的是太好瞭。

小雪边吻着老李边问道:“你有想过和你女儿发生关系吗?”老李全身颤瞭颤,忙说道:“当然沒有瞭,我怎么会有这不可思议的想法。”

小雪越来越感到兴奋,微微娇喘道:“可我有,有时候夜里会莫名奇妙地想爸爸,想爸爸抱我,亲我。”

老李不太懂什么女孩的恋父情节,但小雪的话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的女儿,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如果女儿也像小雪这么搂着自己求欢,我能拒绝吗?这念头一闪而过,立刻让自己惭愧不已,恨自己怎么突然有这种邪恶的念头。

可是,老李的这个念头升起的时候,本来已经开始挺起的肉棒更是涨大起来,小腹的那股欲念像浇瞭油一样向全身焚烧。

老李肉棒的反应让小雪感觉到瞭,她将嘴移向老李的胸膛,伸过一只手摸到老李的肉棒揉瞭揉,老李立刻情不自禁地发出舒服的轻叹。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8.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